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4:茶杀

今天,闲来无事,我习惯性的拿出一个档案翻阅。打开一看,档案名只有俩字:茶杀。故事挺长,全文记录如下(故事以原主人公口吻记录):

阳春三月,街道两旁的花草都开始发出嫩芽,显出了一片绿意盎然的生机。只是这几天春雨绵绵,空气潮湿得仿佛粘在人的皮肤上,让人很不舒服。
最近一连串的怪事,让我心情有些沉重。尽管这阵子,稀奇古怪的事和时不时就要光临一回的便秘一样,早就见怪不怪了。但怪事和便秘一样,要是来得太频繁,可就让人头痛了。
今早,一起床,我的心情就特别烦躁。我是在一家旅游公司上班,说好听点是行政助理,其实也就是个万金油,哪儿缺人就抹哪儿。从打印文件,到端茶倒水,再到替老总搽鞋油接小三,都是我这首席打杂的分内事。

一进公司,隔壁桌的同事老陈就凑过神秘兮兮地说,你知不知道,刚才老总宣布,会派几个员工到茶山,考察在那里发展旅游景点的可行性。时间是一个星期,日薪是平时的三倍!

我最近有些烦躁,上班有点令人窒息,早就想出去散散心,闻言也不禁有点期待。老陈接着介绍,关于茶山,还有一个传说呢!昔日神农氏培育了茶,据说便是在此茶山上。

两人正说着,老总办公室的门开了。刚才还口沫横飞的同事们一个个噤若寒蝉,赶紧回到自己的位子上。老总宣布,考虑到茶山还是一片未开发的山林,女同事到那边有诸多不便,于是公司决定派老陈和我到茶山考察。

我和老陈自然雀跃万分,回家收拾行李,定了当天的机票,黄昏抵达茶山。

公司早已请了当地最有名的导游,叫李昌,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。李昌将我们带到下榻的宾馆,梳洗完毕后,三人到附近的一家饭店里吃饭。

李昌介绍说,这饭馆是这里最有名的茶餐馆,擅长做茶宴!

他定了桌全茶宴,想让我们品尝茶山的特色菜。不过说实话,我对此兴趣缺缺,倒也不抱什么希望。很简单,对于我这个旅游达人来说,那些所谓的特产或名胜景区之类的,简直比凤姐还倒胃口!要是把各地那些夸张的旅游宣传拿出来晾干,筛去水分,剩下的就乏味透顶了。

就拿本人的亲身经历来说,曾到过一个所谓服装天堂的城市,买到了一件散发着浓浓体味的男性内衣,让我怀疑那个脑满肠肥的老板,是不是没生意的时候就穿着自己买的内衣内裤照镜子;还有,曾经在一个号称可媲美苏杭的旅游胜地,两天内踩到了三泡狗屎。从那以后,我就对所谓的旅游胜地深恶痛绝。

不过,这次不太一样。

所谓茶宴,是以为茶作为调料,绝妙之处,在于五味六色,五味指酸、甜、苦、辣、咸五种味道,六色指红茶、黄茶、绿茶、青茶、白茶、黑茶六种用来调味的茶叶。色泽五彩缤纷,茶之香韵更是让人齿颊留香。

没多久,桌上摆满了菜,汉代茶香豆腐、普洱东坡肉、碧螺虾仁、茉莉鱿鱼卷、白茶炖鸽肉、茶粥……整套茶宴用的茶种类,有龙井、白毫银针、碧螺春、香片、普洱等近十种,更有如绿茶果冻、红茶枸杞膏、普洱调味酒等茶点与茶酒。

李昌说:“你们这趟来就是来考察茶山作为景点的可行性,而茶宴就是这里的特色。将来如果能将茶山开发成景点,这全茶宴也是吸引旅游的一大卖点呢!”

吃了几口,我和老陈的眼睛都亮了。旅游景区的开发前和开发后,等于女人胸部的整形前和整形后。整形前,原汁原味,尽管朴素了点,但令人爱不释手;整形后,初看之下,似乎有些看头了,但一接触,里面都是豆腐渣。

这段全茶宴,胜在原汁原味,没有污染,没有宣传和夸张。一顿饭下来,我和老陈肚皮滚圆,直呼吃不消。

吃完后,李昌带着我们到处走走,熟悉一下这里的景色。到一栋房子旁,李昌指着房子说:“这里就是我住的房子,不过我也不是茶山的居民,有导游工作时就住这里,平时则住在山下。”

我和老陈跟着李昌,走进房子。一进门,就看到房子的墙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照片,都是李昌和别人的合照。

李昌在一旁说:“这些都是我和游客的合照!这几年,来茶山的游客比以前多了。”

看着看着,我突然在墙上发现了李昌和几家旅游公司的工作人员的合照。那几家公司,我自然很熟悉,都是和本公司竞争颇为激烈的对手。看到他们,心里不禁有些惊讶,这些人是不是也来考察茶山?

李昌的脸色有些变了,叹了口气说:“他们也是来这里考察,比你们公司要早很多。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几家公司派来的人都莫名其妙地失踪了。警察搜索了好一阵子,一无所获,那几个公司开发茶山的计划便暂时搁置了。”

我心里一沉。李昌见状,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“茶山里没有任何猛兽,这点你们不用担心。只要你们不乱走,肯定不会出事。”

两人回到宾馆后,老陈说:“小沈呀,你从事这行不久,所以没听过那几个人的事。我前几年听过对手公司有几个员工莫名其妙失踪,不过他们的公司对外宣称人是突然辞职,跑到外地去了。没想到,他们就是在这茶山里不见的。”

隔天,李昌带着我们逛了好几个地方。茶山的景色很美,走到哪里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茶香,沁人心脾。可没一会儿,突然下起大雨。李昌指着不远处:“走吧,我知道附近有个山洞,可以让我们躲一下雨。”

我们跟着李昌,跑到附近的一处林子里。一块突出的巨大岩石上有一个半人高的洞口。李昌钻了进去,我和老陈紧随其后。山洞里光线很暗,用手电筒一照,才发现山洞大得离奇,还有一条长长的通道延伸到里面。

李昌笑着说:“有人说天下之茶,皆出茶山,其实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天下之茶,皆出此洞。你们知道吗,这个山洞就是传说中神农氏住过的地方,据说他就是在这里成功培育了茶树。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这里一度被居住的部落划为禁地。不过随着年代渐渐远去,现在也没人在意什么禁地了。但因为这里太偏远,所以哪怕是住茶山的人,平常也不到这里来的。”

我觉得好奇,拿起手电筒,四处照看。突然,发现地上有一些红色的帆布,仔细一看,地上竟然散落着两三顶破旧的帐篷。

从李昌口中得知,那些帐篷就是前几次来茶山考察的人留下来的。那时茶山上还没有宾馆,李昌的房子又住不下那么多人。他带着那些人逛到这里。傍晚时,李昌要那些人到山下找间宾馆,可那些人嫌路远,来回折腾太累,而且也想体验一下野营,作为日后发展的项目,于是便在山洞里露宿。可没想到在露营的第二天,李昌来这里找他们,却发现人都不见了。一大堆人,就这样凭空消失了。

更令人奇怪的是,当时,那石板还从里面堵住洞口呢!那石板是怕有野兽,他们晚上睡觉时用来堵住洞口的。

我问:“这山洞有多大?”

李昌说:“这通道走了大概二十米,有一个转弯,之后就是山洞的尽头了。我带你们去看看。”

李昌走在前头,我和老陈紧跟在后。拐过了一个弯,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茶香。三人用手电筒一照,只见已经走到了通道的尽头。尽头是一小块空地,令人讶异的是,在这终年不见天日的山洞深处,竟然长满了郁郁葱葱的一片茶树!

那些茶树长得格外茂盛,也比外面的茶树要粗大很多。李昌解释说,他第一次来这里,也吓了一大跳。在山洞深处的这种环境里,根本不可能有茶树生长。不过据本地的老人所说,这山洞的茶树数量最初只有现在的一半,从老人们懂事开始,它们便已经生长在这里了,后来每隔几年就会多出几棵。

这山洞里的茶树不分四季,永远都是现在这样,枝繁叶茂。有人觉得奇怪,便想在这里种茶树,可只要是人种下去的,无一例外都无法存活。谁也想不透这是怎么回事!

三人围着茶树看了许久,也没看出个端倪,便转身往外走去。

我走在最后,走了几步,不禁回头看了眼那些茶树。咋一看,突然心下一震,最前面的那棵茶树的树干上,竟显出了一张人的脸孔!那张脸孔有鼻子有眼,似乎很痛苦,因此表情有些扭曲。

难道是眼花?我闭上眼睛,用手使劲揉了揉。这时,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,回头一看,是李昌。李昌看我惊魂未定的样子,便问道,怎么啦?

正想告诉李昌,刚才所看到的奇怪现象。可如今再一看,哪有什么人脸?我摇了摇头说,算了,可能太累了!

三人钻出洞口,外面雨停了。回到宾馆,人有些累,洗完澡便上床睡觉了。

迷迷糊糊中,眼前出现了一丝光亮。我讶异地发现自己正站在白天避雨的那个山洞前。看了看洞里,一片漆黑。可那漆黑中似乎隐隐有种难以抗拒的声音,让人不由自主地走进去。尽头依旧是那片神秘的茶树。突然,茶树的树干上纷纷浮现出了一张张人的脸孔。每棵茶树上都有一张面孔,或诡笑,或痛苦,或叹息,神情各异,吓得我心跳漏了好几拍……

“吱——”的一声,大风将窗户吹开,发出碰撞声,我顿时惊醒了。一骨碌坐起,这才发现刚才原来是做梦。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梦中那一张张神情各异的面孔,突然灵光一闪,有几张面孔不就在李昌家里的那些照片里出现过吗?

据李昌所说,那几个人就是前几年陆续到这里考查的旅游公司员工,后来神秘失踪了。怎么他们的面孔会出现在茶树上?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?

接下来的几天,我时时提心吊胆,心里总有不详的预感。幸好,总算顺利完成了任务。我们请李昌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决定第二天就回去。

第二天一早,老陈说要出去走走,买些特产回去,我便一个人回房休息。

到了九点多,老陈还没回来,天却下起了蒙蒙细雨。一直等到十点多,老陈还不见人影。这就有些奇怪了,茶山还未开发,商店也很少,半个小时也就逛完了,怎么人还没回来?

雨越下越大,打老陈的手机,连着拨了好几通,没人接。这老陈,到底在搞什么? 我赶紧出去找老陈,每间店都问过去。店主的回答都一样,说八点多的时候见过老陈来街上逛,后来往别的方向走了,一直到现在也没见他回来。

看来老陈买了茶叶后,可能看时间还早,便到处去逛逛,后来碰到大雨,现在说不定正躲在哪里避雨呢!我按照店主们指的方向走去。走到十一点半,却还没见到老陈。打电话回宾馆,服务员说没见老陈回去。

此时,我觉得不对劲了。老陈不是这么没分寸的人!我赶紧回宾馆。李昌闻讯赶来,两人问遍了附近的人,可谁也没见到老陈回来。

我又气又急,雨已经停了,两人继续去找老陈。李昌想了想,接着说,会不会老陈买完东西后,逛到路的尽头,雨刚好下大了,便在附近找个地方避雨?如果是这样,可能老陈躲在我们上次去的山洞里。

两人到了山洞口。洞口被人从里面用石板堵住了。里面有人?李昌不轻轻一推,石板应声倒地。一进山洞,他拿出手电筒,往地上一照,不禁惊呼,那不是老陈的手机吗?

地上掉着一包东西,里面是几斤茶叶,应该是老陈早上买的,另外还有一只手机,是老陈的。人呢?一直走到了尽头,也没见老陈。

应该是老陈逛到附近,雨正好下大了,便赶紧跑到山洞里躲雨。石板是从里面堵上的,人应该还在山洞里,怎么会不见?我和李昌面面相觑。

没多久,警察也来了。查看了现场后,也没发现什么线索,只能组织人力搜山,看看能不能找到老陈。

我总共在茶山呆了一个星期。老陈的家人也赶来了,但除了哭天抢地,其他的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无奈之下,我也只能回去。临走前,一个人到山洞里走了一趟。老陈和我交情不浅,一下子莫名其妙地人间蒸发了,我想去山洞悼念他一番。

天气颇为晴朗,光线充足。慢慢往山洞里走,到了尽头,看着眼前的茶树,发现有些不对劲:那片茶树比上次看到时多了一棵!

没错,就在上次最靠外的那棵茶树边上,又多出了一棵!怎么会在几天时间就长出了一棵茶树,而且大小和其他茶树一样?还记得李昌说过,从来没有茶树能在山洞里种植成功,那多出来的这棵又是怎么回事?

这地方充满了诡异的气息,我想赶紧离开。走到通道口,下意识地回头一看,猛地一震,吓得手电筒掉在地上。

多出来的那棵茶树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脸,是老陈的,表情因痛苦而变得极为狰狞,仿佛想挣脱什么!

捡起手电筒,再次照在茶树上,老陈的脸却没再出现了。偌大的山洞里一片死寂,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慌,踉踉跄跄地逃出了山洞。

回到城市里,公司放了我两个星期的假期,让我好好休息。

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星期,我渐渐从茶山的意外中恢复过来了。这天,闲来无事,一个人到街上闲逛,看到路边有一个算命的小摊子。我本来不信这些,但从茶山回来后,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,实在难以解释。算命的老先生招呼道,年轻人,有什么疑难问题,不妨来算一算!

老先生看来已经一大把年纪了,颇有道骨仙风的样子。走了过去。老先生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,突然皱了皱眉头说,你最近去过什么地方?

我正想回答,却看到老先生的摊子上放着包茶叶,仔细一瞧,竟是茶山的特产。茶山现在还比较偏僻,茶叶都是山里人家自己做的,并没有在外面的市场上销售。既然如此,老先生怎么会有这包茶叶?

老先生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茶叶,脸色微微一变,你去过茶山?

我点点头,将自己在茶山碰到的怪事一五一十告诉了老先生。

老先生越听,眉头拧得越紧。

等我说完,老先生才指着桌上的茶叶说:“不瞒你说,我就是从茶山出来的。我七岁那年,有一天,父母正走在回家途中,突然下起大雨。我父母躲进附近一个山洞里避雨,没想到就此神秘失踪。我被叔叔一家收养,后来便跟着朋友来这里打工。不过一直到现在,我每年还是会回去一趟,带点茶叶回来。因为父母的神秘失踪,我从此对一些神秘的事物感兴趣,后来打工中,我拜了个老师父,学了命理玄学。”

老先生告诉我,我眉心有黑气,但已经渐渐消散,并无妨碍,并叮嘱道,就算以后到了茶山,也别进那个山洞了。

问起缘由,老先生于是解释道,他这几十年来研究命理和玄学,主要是想解开山洞之谜,因为他觉得父母的失踪和山洞有莫大干系。后来,他无意中发现一本古书,上面竟然有关于茶山山洞的记载。

据称,在那个山洞里,神农氏培育出了茶树,但初时的茶叶和后来流传于世的茶叶并不一样。当时,神农氏发现茶叶乃深具灵性之物,虽有极大助益,却也深具魔毒,如剑之双刃,如使用不当,则会害人害己。于是,他费尽心思,终于将茶叶中的魔毒提炼出来,封存在山洞的地下。

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茶毒虽然被封于地下,但因茶性与水性是一致的,茶叶一碰到水,仿若如鱼得水,因此一到了下大雨的天气,山洞里会积水,如果再堵住洞口,积水无处可泄,山洞里的空气便会格外潮湿。湿气会借此深入地下,融入茶毒,然后再散发出来。

地下的茶毒一旦散发,山洞里的人便会深中其毒,接着身体化为山洞深处的茶树,年年岁岁,永远茂盛繁荣。偶尔,茶树的树干上会浮现出中毒者的面孔,因为茶山古时的居民便称它们为人面茶花。

只是,随着湿气散发的茶毒毕竟分量极少,天气一放晴,茶毒便消散了。神农氏为免有人受害,一开始便将山洞划为禁地。古时的人从不采摘人面茶树的茶叶,更别提用它们泡茶了。后来,这个禁忌虽代代相传,人们仍不去采摘山洞里的茶叶,却已经没人知道其中的缘故。

而且随着时代的变迁,现在的茶山村民也开始不避忌山洞了,平时偶尔也会去那里附近走走。出事的人极少,毕竟茶山的人少,而且茶山虽然经常下雨,但平时都是以小雨为主。只有恰逢大雨,而且刚巧有人路过山洞,才会进去躲雨。更何况,一般人也不会用石板堵住洞口。毕竟要几个因素同时具备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我听得目瞪口呆!

当晚,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站在山洞里,一棵棵茶树分外妖娆,白色的茶花在黑暗中却仿佛变成了红色,夺人心魄。特别是浮现着老陈面孔的那株茶树,那满树的茶花突然间变得血红,仿佛要滴出血来。

从那以后,老陈真的就跟人间蒸发一样,再也没出现过。不过公司的老总还算有良心,老陈是在出差中遇见意外的,所以就赔了老陈家属一大笔钱。老陈的妻子,带着他的儿子,去了外地。据说,现在生活还不错。

故事到这就结束了,合上档案,我心头有些沉重。

档案中的“我”,如今身在何处,不得而知。甚至,里头也没有关于“我”的更多记录。

而茶的传说,是真的?

看着自己手头的那杯茶,心里不禁有丝丝寒意。

« 老烟斗鬼故事:饕餮之欲 老烟斗鬼故事:鬼吹命 »